台湾风水大师易学工作室

2012中国•阆中风水文化国际论坛暨联合申遗后记

2012-12-13 14:0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生命是一连串不期而遇的邂逅,正如同厮守终身的婚姻,都是来自那不十分刻意安排的缘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为期五天,阆中召开第一届天宫风水国际论坛,除了针对易学智慧与经验的交流外,更重要的是针对民间大家谈论已久的风水申遗组织意见整合,听取来自各方学者、易学风...

生命是一连串不期而遇的邂逅,正如同厮守终身的婚姻,都是来自那不十分刻意安排的缘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为期五天,阆中召开第一届天宫风水国际论坛,除了针对易学智慧与经验的交流外,更重要的是针对民间大家谈论已久的风水申遗组织意见整合,听取来自各方学者、易学风水工作者、有多次参与申遗经验的前辈们、与平常百姓的谏言。除了号召志同道合的人们共同参与外,并对阆中风水文化进行推扬。

十一月七日,在此之前的一个月,正当我在登机桥上要登上前往新加坡的飞机前,与徐韶杉先生的简短通话中,承诺帮大会联系一些国外比较有影响力的风水大师共同参与这次活动。正是这么一个缘起,我与所邀约的嘉宾们共八人,跨越了七个国家,一个八卦与北斗七星的神奇组合,成为大会高潮不能或缺的贡献之一。除了我之外,各国嘉宾最终都被聘为国际宣传大使。
image

这次的活动,有机会和国外的这些大师们保持最亲近的关系,有最长的相处时间,有着最深刻的交流和沟通,并且有着私底下的相互承诺,这让我责无旁贷的想为这次的机缘做更多报导,让大家对国外的风水大师进行更多了解。

Carmen Okabe, 卡门·奥卡贝
卡门的出现,无疑是整个会场最吸引人的女性之一。出生于罗马尼亚,有着土耳其血统的卡门,曾经在欧洲主持过一系列的电视节目,最前沿的女性时尚与化妆杂志的发行人,美丽活泼大方,精通八国语言。虽然夹杂着几年没说中文的偶尔停顿,但是流利而明确的发音与表述,没人会怀疑三十年前曾经留学中国,并多次带旅行团到中国旅行的经验。

她会八国语言,和与会的朋友们讲中文,和瑞士的朋友们讲英文和意大利文,和韩国代表讲德文。但是目前却能抛开这些光环,一头钻进风水领域里,潜修研究,与其师傅共同对风水慎密验证,这是令人非常感动的事。

为推扬风水文化,我们接下来会有更多合作。最重要的一个活动之一,便是和宋建华老师的合作。我们很快会着手一系列的中文风水书籍的翻译工作,翻译成英文,并在欧洲出版。

王心强
与王大师相识,是最近半年的事。缘起于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长三角易学大会。他给人第一眼的印象是年轻,但是桀骜不驯。但是立即知道了他的真实年纪与身世背景和资历。不仅和北京几个比较有名的现代建筑有些关联,如鸟巢,水立方等,而且是新加坡总统府的风水顾问,与马来西亚苏丹皇室的风水顾问。也因王先生曾留学台湾,同时,更因为马来西亚和台湾共同保留了大陆沿海地区众多的民间信仰文化,也可能同时因为年纪相仿,再加上我们对易学与传统文化共同的信念和心情,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
image

王先生的先祖来自福建,在明朝末年,随郑成功一行来到台湾,为其易学参谋。随后,因为清政府收复台湾,先祖因民族气节与身家安全而再度流徙至马来西亚。至此,已有350左右的历史,王先生为第十九代移民。而家母正是郑成功后裔。

也许是这些点点滴滴的交集,也许是350年前的缘分,自第一次邂逅,我们之间相互的信任与联系,我的一通电话让他放下马来西亚正忙着如火如荼的大型民间活动,共同参与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会议。

第一次在上海开会期间,一位从事多年易学文化工作号召者,邀请我们在他工作室里畅谈了一夜。这一次的私下聚会,王先生当场展示了所谓的原始能量,让一根烟在没有外力的接触下直接在桌上滚动了起来。这个表演令人印象深刻。
在我抵达阆中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王先生会面。在他房间里,他展示了他每年写作但未曾出版的流年材料。而这一次,也向我展现了他们家传的紫微斗数推命的秘密心法。让我瞬间明白十几年前学习紫微斗数时所欠缺的上层思路,也让我进一步明白纳音在紫微斗数中的应用。这些东西,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学习到的,这些上层心法,都被视为传承中最秘密的部分,而有幸作为第一个他亲口传授的人,确实感谢这样的机缘。

这段时间,正是马来西亚庙会最忙碌的时候。他打算忙完庙会后,要到泰国短期出家一到两年,对自己做进一步突破。而我提供了我的思路和看法,我们讨论了道德经,终南山或武当山。我们也许会进一步共同前往,虽然目前对那地方不熟悉,不知道具体去哪里,也许时间一到,又是一个不期而遇的美妙经历与提升。

整个大会过程,王先生也是闪亮的一颗星,不论是在申遗的讨论会上,或是易学大会的现场,他提供了许多宝贵意见。条理而且清晰的思路,主动热情而积极。

尼古拉斯·哈代,法国人
原生于法国,但是最终选择了瑞士的Montraux作为易学工作的出发点,他相信他所在的城市有着欧洲最好的风水条件。 在这里,他创办了无极学院,并在欧洲多次组织跨国际的易学大会。也是一位痴狂于易学的外国朋友。他们学院教授的课程,包括风水,八字,择日等等。

在和Nicolas见面的第一时间,他向我展示了他学院制作的罗盘。中间的天池,是瑞士军方所用的军事用指南针,而罗盘盘面是镭射雕刻的盘面。全部都是工整的中国文字,清晰而且耐磨损。整体的品质确实不一般,而且指南针的稳定性,确实为中国制作的罗盘提供了一条新的思路,尤其在这目前大楼林立的都市里,磁场混乱相互干扰的建筑结构群中,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只是,中国罗盘天池磁针的不稳定性,有其特定的需要,如灵针八法中所仰赖的,正是不稳定磁针的敏感性。而军事磁针的稳定性则排除了感知地磁外能量的可能性。如果能整合两者的优点,势必能为现在都市里的风水工作者提供更为完美的解决方案。
image

在Nicolas口中,我第一次听到了原来二十四山竟然被编成歌谣,估计这是他们教授学生记忆风水罗盘二十四山的方法,新颖却有效。
身为一个水龙法传人,Nicolas也学习了许多风水水法。而在风水的择日上,用的是玄空大卦择日法。老实说,当我知道了这些细节信息后,我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内心有了更多的佩服。毕竟,就我知道的风水师,能运用玄空大卦择日法的人毕竟不多,而且,玄空大卦择日法,还需要有正五行择日的基础,才能在这上头做进一步发挥。对于一个外国风水实践者,能花苦心学习这技艺,真的非常不容易。因为他们需要突破的东西,不只是易学的瓶颈,还需要花很多苦心来理解中国文字的意涵。
在会议进行中的某个晚上,阆中市一位美丽的工作人员找到我们帮忙解析八字,因为我当时忙碌,Nicolas现场为此女孩批解八字。我着实很难形容这事情发生过程中我心理的点点滴滴感受。除了对Nicolas的深刻认同外,我也期待身为易学文化源起的中国人,能更进一步了解传承了数千年的中国易学文化。我们有着比这些国外学者更好的环境,更优势的文化理解,我们能做更多的事。而不是在不了解文化本质与内涵前,就把它冠上了负面的色彩,并加以批评和拒绝。

Yohan 约翰·苏扬
第一眼看到Yohan,心中顿时的联想,便是大学时来自印尼的同学,他们的神情和体态,有着许多共同的特征。五行都是属于土的人。我想,这种五行的朋友,都是集财富和运气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在整个会议行程中,Yohan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一身短袖中装的穿着。当大家都身着大衣的时候,穿着短袖的他还容易出汗。而在这衣服的内面,却存在这许多泛泛之交不容易看到的秘密,就是那一面面泰国佛牌所串成的项链,厚重而别具意义。这些佛牌,都是佛教高僧所赠送,即使是他的老师,也很少人有这样的殊荣。虽然是一位忠实的基督教信奉者,却对佛教的内涵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

在众人面前,他低调,言语不多,总是静静的参与着大家的活动。也许是他所拥有的过人能力,让他不会到处宣传。清澈的眼睛,童真,神秘,可爱的表面,透出睿智的眼神,这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谁也不会想到他是一个国师级的人物。

他从小从他祖父那里学习中国文化和中国武术的基础。从小需要蹲马步,练功。曾在印度学习心灵学的东西,也在中国赣州修习杨公风水。掌握了风水形峦与杨公风水精要。这些都在我们会议结束后自行参观阆中的过程中体现出来。

在会议过程中,我们花了几个晚上聚在一起,做了很多深度交流。他是一个吸引力法则的深度实践者,他相信念力,祈祷,与感谢所能带来的效益。只要他愿意,他能读懂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能看到人身上光的变化,能感知人身上的病痛。即使这个被感知的人未曾开口,他都能一一道出。在宗教的修行上,也许就是他心通的能力。也能透过自己的念力和气功,让一杯平淡无奇的白开水充满了各种味道。

其实,最令我感动和受益匪浅的,并不是这些能力,而是他的坚持和信念。他每天要花许多时间静坐。而且,分享我们他成就的秘诀。他每天睡前十分钟和醒来后的十分钟,都是他集中念力,祷告,观想的最好时刻。他坚持很多年这么做。而这么做的效果就是好事都不断发生在他的身上。这样的坚持与相信,让他不用药的情况下,消除了胸部的癌症。因为感恩与相信,他曾经在双耳流血,一度耳聋后,重新获得了听力,而且,是异于常人的敏锐听力。

另外,他坚持每天拍打后背腰部,以中医的角度,肾脏是强身的基石。正是这样的坚持,能让他在整个会议过程中经常以一身短袖出现。这经验的分享,除了让我很感动之外,也让我觉得很惭愧,因为我们自小都受到祖先们这文化传承的知识,但是,我们却未能坚持。而他的坚持,使得他能异于常人,获得不可思议的境界。

多数人都只随着自己情欲与心情的好恶,随业流转,最终一事无成。而简单的坚持,能创造伟大的跳跃。

Karin 凯琳
Karin,凯琳,来自丹麦。第一次到亚洲来。促使她前来参加会议的最重要原因是,她正想认识中国,心中有很强烈的意念要来中国,认识更多风水圈内的人物,想要来中国学习更多的风水技法和知识。而正是这样的一个心灵念力下,我找到了她。

很多事情,确实是不可思议的。当你心动,念力一发,很多事都会变成真实。

她拜师学艺许多年,第一位老师是丹麦人。之后,又随许多老师学习,有英国人,美国人,和德国人。但是一直还没机会和中国人学习。在会议期间,我花了一个晚上和他讲解风水择日的基本知识,和风水择日体系的时间表达结构,也花了一个晚上教他干支体系,并不断让她重复干支的读法。不过,在我们最后一天分手前,我还没能把整个体系完整的交代给她,只能随日后透过网路语音再进一步讲解。也许,这会是日后我到欧洲讲学的一个缘起。

凯琳看风水的技法,和一般人不大一样。她直接看空间中能量的分布和流向,在风水技法中,她使用的技法,也不是一般国内流行的主流,像三合,三元,玄空等,她都不是用这些技法。但是,她八卦玩得有点出神入化,而且对阴阳的理解,非常深刻。她私底下和我们分享的案例,让我点点滴滴记忆深刻。

我曾经不断鼓励她在台上把这些案例分享给参加会议的人们。我相信这些案例的分享,将会鼓励国内风水学者们,也将会影响更多对风水好奇或排斥的人们。然而,因为时间的限制,一直没能如愿。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是有机会这么做。

会议结束后两晚,Karin,Yahan,Anna和我,都一直聚在一起讨论这点点滴滴。Karin和Yohan两个人,都是能用肉眼直接看到空间中气场运动的人。他们两个人研究着我头上的光,和各种不同心情下,头顶上的光圈的变化。而Karin在最后一天,也告诉我看光和能量流动的秘诀。就这么不长的时间段里,我也看到了空间中能量的运动。虽然还没能像他们那样已经出神入化,却已经一脚踏入了。随着日后多练习,应该可以锻炼出更好的能力。

就Yohan的说法,一个风水师,最重要的工具不是风水技法那些定式,而是心和眼睛。只有充分发挥心的感知能力和眼睛,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风水大师。 而技法的重要性,是我们不能随时只凭着心的感知和眼睛,因为在许多场合,这将会是致命的。

Kenny hoo,许鸿方
出生与成长于马来西亚,研习与实践风水多年。早在来参加这次的会议之前,许老师已经多次获得许多大会文化大使的荣誉,他足迹遍及了许多国家。

可惜的是,这次和许老师的相处时间不多。他五号到,六号报到,七号一同参加主办单位安排游阆中一天,八号参加上午的会议,受大会委托宣读阆中申遗宣言后,就急急忙忙赶回马来西亚,参加九号在马来西亚几场大型的风水文化活动。

Anna 安娜·玛丽·帕尔森
Anna也是来自丹麦,是个建筑设计师。此行陪同Karin参与会议。虽然不是一个风水实践者,但是,在建筑设计方案上,用了许多风水元素。

身为一个建筑设计师,他对阆中的古代建筑与风情人物充满了好奇,走在大街上,随时随地都在拍照录像与记录。其中有个正在施工的古式建筑,每次走过,都会在它前面驻足,看施工进度,记录这点点滴滴。记录店家包饺子的过程,记录蚕丝被制作的过程,记录传统市场里贩卖的竹器,猪鼻子,猪耳朵,乌龟,鸽子等等,这些在他们国度里,是未曾见到的。正如同我第一年在英国留学时,那种充满好奇,与对不同文化的理解与渴望。虽然已经年过耳顺之年,但是仍然秉着一颗对大地好奇的探索心灵,可爱而无心机。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美丽心灵。

至于我,不用多做介绍。一贯低调行事,不愿太出现在众人眼球之下。两次回决主办方的邀请上台,只是没想到闹出来的笑话就是,很多人竟然把我当成专业翻译,因为据说我的口译比他们找来的翻译人员翻译得更精准而到位。也许,我真的还可以靠翻译过活,而不用局限在现行的几个事业格局里。
因为觉得与会的其他易学前辈比我更有资格站在台上和大家分享易学的经验与传承。如令我由衷肃然起敬的霍斐然老师,如令我相见就想一直握着手的罗玉贤老师,罗玉贤老师经手的阳宅案例已经超越七万多个,还有其他许多易学前辈,真的在为易学传承做大大贡献的张志哲,丘亮晖,李继忠等老师,还有许多身怀不可思议绝技的易学风水工作者,他们的经验和智慧,更值得在这大型会议里和大家分享。

这次大会,真的获益良多。听丘老师对风水文化的体认和领悟,听李继忠老师对天星和二十八星宿所形成的天道影响,与其私下对阆中风水引龙与布局的建议,这确实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听阆中风水博物馆何馆长风水报告,把道法自然与风水、人文结合的完美展现,句句教化人心。能有这机缘听到这些高层次的意见和分享,并有机会见到他们现场布局给的意见,这无疑是易学后学所能获得的最大恩德之一。点点滴滴的记录,有机会的话,还想和大家分享。

然而,不能否认,参加这次的大会后,我心里也有一些隐忧。毕竟,阆中这么一个好山好水的地方,这个自唐朝传承下来的古镇,一旦作为风水之都,一旦对全球公开,一旦引来更多的游客,这宝贵的资产和淳朴的人心,是否还能自始至终保持他的独立性与完整性? 是否这么一个地方,能在现实利益与绩效的考核中,仍然展现她美丽的文化传承。我希望最终答案是乐观的。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